热线电话: 0755-88368829 官方QQ: 95001138

【爱心鞋28站】红军土壤上成长的山区孩子

        2014年的最后一个月,冬至与圣诞节姗姗来迟。江西于都贡江上升腾的雾气,田野里乳白色的霜降,还有3℃带来的入骨寒气,让人恍如置身北方的深冬。黄麟乡,作为中央红军长征的出发地,红色文化下的熏陶,让这片土地上成长的孩子也有着红军般顽强的生命力与毅力。每一双饱含渴望的眼睛,每一张凝神听课的小脸,每一段踏过泥泞丛林的求学之路,因为习惯,成就了他们莫大的勇气。只是面包有了,牛奶也有了,这里的一切还没有好起来……一双爱心鞋的施予,能否给他们幼小的心灵种下希望的种子?
        其实,我最不愿看到的是在孩子们幼小的心灵里就种下要被各种施予的种子,我希望他们跟所有的孩子一样,在同一蓝天下,享用着一切当时该有的东西。


        2014年12月22日至24日,冬至节及圣诞节的前夕,我们和刚成立的赢家时装义工服务队去了江西黄麟乡,将跟随我们一路前行的大货车里的134箱爱心鞋送给了20所村小里的3434名山区孩子。

        上复式课的祖国花朵

        他们是大山里的小花,有着不同的花种、不同的花色、不同的花龄;他们是祖国的花朵,是这个大山的未来;他们本应该在他应该扎根的地方绚烂绽放。可是,因为贫穷与落后,他们只能在上个世纪才有的单层砖瓦房里,挤在一间破烂的教室,汲取知识的雨露。
        同一间教室里,可以有着学前班和一年级,或一年级和二年级,又或二年级和三年级。在岭下小学、罗西小学、井塘小学的孩子们都是分开两边并排坐着,老师一左一右地上课。
        而远坑小学因为只有两间教室提供给学前班到四年级的孩子们,所以这里的孩子是一年级和三年级一起上复式课,剩下的二年级和四年级一起上复式课。两个不同年级的孩子,并列的书桌反方向坐着,一前一后地上课。因此,教室里前后有两块黑板,两张书桌讲台。孩子们一个早上要么就全学语文,要么全数学,因为只有一个老师在教两个年级。老师也表示没有办法,她教一年级的时候,就让三年级的自个做作业或者默读书本,教三年级的时候,一年级的孩子也是做作业。
         这片红军土壤上成长的花朵虽小,却在知识雨露的润泽下,学会了对我们敬礼微笑,学会了接受别人的帮助时道一声“谢谢”。艰苦的环境,让他们懂得了珍惜,懂得了心存感恩,希望爱心鞋能够带着这片土壤走到祖国的每一个角落,散播坚韧的求学意志。

        不能回家的寄宿孩子

        世界上最遥远的距离不是生与死,而是家就在山的对面,我却只能在山的这边遥遥相望。
        住宿,对于大城市里的孩子并不陌生,宽敞的宿舍、坚实的床铺、夏天的风扇、冬季的热水,还有食堂丰盛的饭菜,以及一群来自五湖四海的舍友。
        但,在这里,窄小的空间里,一排排的上下铺紧挨着,里面一排,外面一排,凉席上一张张陈旧的被褥,靠墙的桌上放着摆放整齐的漱口杯,墙边还有三排五颜六色的水桶。晚上将近零度的黄麟乡,孩子们却只能用那暖色系的水桶接过冰冷的自来水洗澡,真正的“冰桶挑战”其实是在这里,在这群来自同一个地方的只有十来岁的孩子身上。
        送给他们一双爱心鞋,但他们仍然无法天天回家。遥远的山路,孩子们一星期只回两次家,每周三下午放学和每周五下午放学。因为没有足够大的食堂和足够多的厨娘,学校只能提供米饭,这些寄宿的孩子只能把耐储藏的菜装到罐坛子里,带到学校,从周一吃到周三,从周四吃到周五。冬季气温低,还好,夏天到的时候,这些罐坛子里的菜又能储藏多久?

        正在建设中的学校、食堂和教师宿舍

        在黄麟乡走过的每一个村小,让我印象最深的是,不是这所村小在拆,就是那所村小在建;不是这间食堂在建,就是那间建完的食堂在等,而教师宿舍似乎都在建设当中。
        从门口进去,经过一条狭窄的通道,就可以看到一个小院落边上的两间房间,一间挤满了一排排刻满年龄的书桌,另一间并了两张相对较新的书桌,这就是罗西社区里面的景象,这也是罗西小学的临时根据地。邱校长说,旧的学校已经拆掉了,现在在建新的,第一层才在打模板钢筋,因此学生们只能临时挤在这里上课。同样在社区上课的还有井塘小学,也是旧的教学楼已拆,而新的却又没有建成,无处可教,只能屈在社区里。
        下关小学因为旧的瓦房实在太破烂了,政府终于拨款新建了一栋教学楼,但教师的宿舍还在打地基中,往日破旧的教学危房如今成为了5位老师的临时宿舍。湖山小学的旧房子也已经拆掉,正在重建中,所以学校一半搬到了于都县黄麟乡湖山村民委员会的小厅里,一半搬到了另外不远处的一间村民房里,分开两间“教室”上复式课。沙湾教学点新的教学楼还在打地基,旧的已经拆掉大半,只剩一教室拿来做临时办公室。刘校长说这也是危房,但也只能等教学楼建好了才能搬出去。
        不管是这些正在建设中的学校,还是那些早已经被爱心企业捐赠建造的学校,唯一的共同处就是孩子们的食堂都没有正式开放。因为政府要统一启动整个黄麟乡村小的营养午餐,因此还要等待那些尚在建设中的食堂。有老师说,明年孩子们应该就能吃上真正的营养午餐了。
        呜呼!到底何时安得广厦千万间,大庇天下师生俱欢颜,风雨不动安如山?只能时间来见证了!

        山区里的园丁

        这里不是大城市,他们没有高的薪酬,没有丰厚的奖金,没有诱人的福利,没有齐全的设施,他们甚至没有睡觉的地方,他们是辛勤耕耘的园丁,是这座大山里所有孩子的世界之窗。
        在我们第一所爱心捐赠的村小——岭下小学,仅有的两间教室里,一间教室里放着一张用两张小长椅支撑着的木板床,床上放着一张凉席,老师晚上就睡在这里,被子也是晚上才拿出来,白天怕孩子们弄脏了。另一间教室,除了学生的桌椅、老师的床之外,还多了一张放置家电的桌子。老师们只能在那张学生书桌大小的桌子上,做一顿简单的饭菜,以及温热孩子们从家里带来的饭菜。
        这里也有不是睡在教室里的老师。在沙湾教学点,就有一位女老师,代课代了20几年,住在村里,只是我们去到的时候,刚好她已经是回家午休了。非常很遗憾,我们没有时间去见这位把宝贵的青春年华全都撒在这里的代课女老师。尽管代课教师没有任何“名分”,且没有完全享受教师的待遇,却在特定历史阶段发挥着积极作用,特别是在西部地区和偏远农村为维系义务教育承担着历史责任。他们是实实在在的“铁人”。由衷地向这位不能谋面的代课女老师致敬!
        在这山区里,还有那么一批老师,他们既不是编制,也不属于代课,而是巡回支教。前塘小学的曾校长说,这个学校太偏远了,一般老师都不愿意来,所以政府只能采取支教的方式引渡资源。因此,这里的孩子可能每年见到的老师都不一样。
        尽管山区的各种条件都很简陋,但是在我问到孩子们的学习成绩时,在杨屋小学已有30年教学生涯的蓝老师显得特别激动,说:“我教的这些孩子都很优秀,成绩很好。你看他们的成绩单就知道了。”说完,就小跑着去办公室找成绩单给我看。看到即将退休的蓝老师跑去拿成绩单的那个瘦小背影,让我想起了朱自清描写他父亲时的背影。朱自清中的《背影》深含的是父亲对儿子的爱,而这位几乎年过花甲的蓝老师装满的却是老师对学生浓浓的爱。他为他教出优秀的学生感到无比自豪,而学生也很爱他们的老师,在我的提议下,他们来了一张充满温情的“全家福”。拍完以后,一句简单的“谢谢”,我看到了蓝老师眼里闪烁着的点点泪光……
        岭下小学的丁校长说,这里的孩子上学很辛苦,这里的老师上课也很艰苦。希望我们这些爱心企业不仅关心孩子们的上学,也多关心在这里教学的老师。我想,这并不是一双爱心鞋就能够做到的,希望当地政府以及社会各界人士能够听到他们的心声,尽可能地给予师生一个良好的教育环境,才能更好地为国家培养出栋梁之才!孩子是国家的花朵,老师是国家的园丁。没有园丁,哪来的百花齐放?只有师资跟上了,学生才有希望,国家才有希望!

        留守儿童的希望

        桃溪小学二年级的孩子,看到操场上的爱心雨鞋箱子,眼里充满了好奇。我说这是一位圣诞老奶奶送给他们的圣诞节礼物,今晚平安夜要记得把它放在床边,说不定第二天起床里面就有惊喜噢。孩子们笑了,问:“鞋子是什么颜色的呀?”我反问他们希望是什么颜色的。顿时,教室里响起了一波又一波的回答“我希望鞋子是蓝色的”、“不,我希望鞋子是红色的”、“绿色的”……当我告诉他们是蓝色的时候,我以为那些不希望是蓝色的孩子会感到失望,但他们没有,他们还是很兴奋地“耶”了起来。
        对他们而言,鞋子的颜色固然重要,但更重要的是有新鞋子穿。蓝色象征着希望,他们的每一个都是我们的希望,更是国家的希望。
        也有那么一位可爱的小女孩,在我关心询问完她的生活起居后,睁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问我:“姐姐,你不问我叫什么名字吗?”顿时,惊讶之余,我既惭愧又佩服,就问她叫什么名字。她说:“我的名字叫林金梅。”说完,还翻开她的书本,指给我看,“姐姐,你记住了吗?”。随即,教师里响起了一波又一波喊自己名字的孩子,“我的名字叫……”、“我叫……”、“我叫做……”。突然,一股莫名的感动涌上心头。
        是的,他们希望被记住,记住在这个高速发展的大时代里,还有一个落后的小村落,这个落后的小村落里还有一大片祖国的花朵在等待浇灌……
        在我们离开的时候,一个说两年没见过爸爸妈妈的小女孩和她的两名小伙伴还在校园里。看着我们的车子发动了,就到走到校门口,看着我们离开。我摇下车窗问她们怎么还不回家,她羞涩地笑着说:“因为我想再多看你们一眼!”那一刻,我的脑袋里迅速闪过了和她短暂相处的点滴,不过是关心了她的生活起居,不过是给她们拍了几张照片,不过是摸了几下她的小脑袋……
        这些孩子,几乎都是留守儿童,大部分父母都是到广东打工去了,一年才回一次。对于这些孩子,过年就是最大的期盼,不仅有好吃的好玩的,重要的是日盼夜盼的爸爸妈妈回来了。他们会给孩子买新的衣服鞋子书包,但是,在他们不在的这段漫长时日呢?一双爱心鞋可以让他们从春夏走到秋冬,从爷爷奶奶跟前走到父母的身边,但是谁能保证让他们走上未来最宽敞的大道呢?我只能衷心祝福他们,早日走出大山,走进世界,希望爱心鞋能够带着他们的梦想越走越远。

后记:
        这次爱心鞋捐赠,是赢家时装义工服务队成立后的首场下乡活动。三天的行程,都安排了不同的义工一路随行,他们有的是90后,也有的已为人妇人夫,相同的是他们都是第一次参加这样的公益活动,面对一群大山里天真烂漫却又求学艰苦的小孩,不免感慨万分。
        他说:我看到这些孩子身上单薄破旧的衣服,破烂不堪的布鞋露着脚指头,冻得粗糙通红的小手像是摔跤后结了盍一样,我的心一下子就揪了起来:这么冷的天,孩子们穿成这样得有多冷,他们肯定很需要这爱心雨鞋。
        她说:在这里,他们唯一一个时髦点的玩具就是一个面目全非的破皮球,皮球的外表已经看不出来是什么颜色,外面的那一层皮也剥落了一地,但是孩子们却把它当成宝贝一样玩的不亦乐乎。坚持读书,快乐成长,他们比城里的孩子更懂得这句话。
        他说:我今天看到一个小女孩,她的头发至少有一星期没洗了。我问的时候她都不肯说,但是一看就知道很久没有打理过了。后来她说她爸爸妈妈不在家,只有爷爷奶奶在,再问的时候她就不说了,害羞地走了。还有他们装在罐坛子带到学校来吃的菜,作为七十年代的我们,尽管小时候也这样带过,但是至少我们还有热菜的地方,但是他们这里连热菜的地方都没有。
        他说:孩子们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仍然如此的热爱学习,他们纯真、他们善良、他们可爱,他们有着山里孩子最朴实的天性,但愿这些孩子们有一天能够走出大山,走向世界。
        他说:看到在这么贫困的山区里,竟然也有90后的老师在坚守着,真的很难得。现在的人大都是想在大城市里打拼赚钱,而他们能够来到这里,艰苦的环境下教着那么几个学生,这种精神真的很让我感动。其实只有当你走进去才发现,越是艰苦的地方,越是有着很多默默奉献的人
        他说:作为赢家时装义工服务队的一员,目前来说,只能尽我们自己一份力,去帮助他们,最起码有一双爱心鞋在他们脚上,温暖着。未来,我希望我们能为他们做得更多!
        他说:义工,这份光荣而神圣的使命,我一定会义无返顾地做下去。
 



上一篇 / 下一篇  ,[关闭]    [打印]
发展历程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粤ICP备17130955号
主办:深圳市花样盛年慈善基金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深圳市花样盛年慈善基金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 ◎ 2013 hyshengnian.org,Shenzhen Press Group.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