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线电话: 0755-88368829 官方QQ: 95001138
+

跨越千里,探望一对贫困孤儿 ▏花样盛年爱心人物•义洁萍

 

         一纸结缘:一对贫困孤儿的故事

 

    “最近工作常常忙到夜深,都没有时间给他们打电话。”义洁萍读完信后说道,“不过平日里,我们会经常电话联系。”

 

    那是义洁萍一对一结对的龙席龙平姐弟和邹福秀写回来的信。不知不觉,现在已经四年多了,除了2013年暑假去龙席龙平家见了一次面外,直到现在都抽不出时间去看看,义洁萍的心里不免有些遗憾,和我谈起了他们结缘的前后。

 

        20123月,花样盛年慈善基金会秘书长谢金水给义洁萍带回了一份材料,那是他携记者到贵州松桃苗族自治县下乡调研时写的报道,上面详述了一对贫困孤儿的故事:两个小孩同是贵州松桃太平营乡芭蕉村小的学生,姐姐龙席9岁,读二年级,弟弟龙平7岁,读一年级。他们父亲去世后,母亲就丢下他们改嫁了,现在跟爷爷奶奶一起靠低保金生活。奶奶帮外出打工的姑姑带女儿,每月可以从姑姑寄给孩子的生活费中节省一点钱。姐姐龙席十分懂事,常常帮奶奶做家务,还是学校里的“十佳品德标兵”。弟弟龙平因长期营养不良,常常拉肚子,好长一段时间也没治好。尽管如此,俩孩子学习成绩都还不错。

图为:龙席(右)、龙平(左)姐弟俩 

    照片上,俩孩子可爱又机灵,“如果没有人去帮他们的话,他们将会过得很苦,如果他们想有什么追求也难以实现”义洁萍心疼这两个幼小的孩子,“至少读书对于农村孩子来说是一个很重要的出路。这样他们才有机会去改变这种现状,否则没人供他们,他们可能就中途辍学了,也许他们的生活就会进入另外一种境地。”

 

    “你想要走出去,必须要读书,将来你才会有更多的机会。”义洁萍不由自主地想起了那位火车上偶遇的乞讨男子。

 

        火车偶遇:一位乞讨者带来的心结

 

    那是1995年,盛夏七月,义洁萍的大学生涯刚刚结束,跟随男友(现在的先生),踏上山西开往甘肃的绿皮火车,一起回他的家乡看看他的父母。

 

    火车上,坐在义洁萍身旁的是一位中年男子,看样子不到50岁,头上戴着帽子,一身迪卡中山装式的衣服,脸上的倦容给人一种饱受风霜的感觉。原来他是一位乞讨者,到大城市以乞讨为生。夜幕降临,义洁萍主动拿出方便面和他一起分享。

 

    男子渐渐说出了他的故事:他们家的孩子好不容易考上了大学,可因为家里穷,根本供不起,不得已之下,他只能出来乞讨,希望能够给孩子积攒些学费。在农村里,能出一个大学生是一件十分光荣的事,可也是因为在农村,一个“穷”字几乎就可以把光荣和喜悦扼杀在摇篮里,考上了大学但最终没有去的例子并不少见。为了让孩子能够上大学,一辈子耕种的父母不得不离开终日面朝的黄土,到外面打工、乞讨,甚至还有的父母因供不起孩子觉得内疚,而自杀……

 

    听到这些,义洁萍的心里满是震惊和惋惜。虽然她从小在城镇里成长,爸爸是工人,妈妈是老师,但也只是一个比上不足比下有余的普通家庭。她上大学那会,还是亲戚们帮的忙,才凑够了大学的费用。

 

    “如果有人能帮他们一下就好了……”义洁萍心里感概万分。自此,这个心结就在她的心头萦绕不去。因此,当她看到龙席龙平这对孤儿的资料时,毫不犹豫就决定资助他们,希望能够以己之力,帮助到真正有需要的人。

 

    通话直觉:他们是一对极度缺乏爱的孩子

 

    时隔多年,义洁萍已经想不起第一次与龙席龙平通话时的情景了。只记得刚开始自己大概一两个月会电话联系一下,到现在差不多半个月会电话联系一次。龙席总是那么低声轻柔,而弟弟龙平则会大声清亮地喊“义阿姨”,报告自己这次考试又及格了,仿佛及格是一件十分了不起的事情。因为奶奶听不懂普通话,义洁萍跟龙席聊得相对较多些,常常教育她长女如母,要照顾好弟弟、爷爷奶奶。

 图为:龙席

    姐弟俩性格都比较内向,刚开始都是义洁萍主动打电话过去,现在他们也常常会主动打过来了,但如果他们先打过来,她就会摁掉再打过去,每次和他们拉拉家常,聊聊学习的情况,基本都会聊上十几二十分钟。“他们不像邹福秀,福秀话比较多,也很主动,还会和我分享她的小秘密。”在结对了龙席姐弟俩之后,20128月,义洁萍又资助了一名江西于都县的10岁小女孩邹福秀。

 

    邹福秀来自于单亲家庭,父亲因病去世后留下大笔债务,迫得妈妈外出打工,她和哥哥不得不由其二伯代为照看。尽管家庭贫困,但福秀很上进,遇到困难会主动咨询义洁萍,十分清晰自己的目标——她要考重点中学、重点高中。

 

    “她比龙席只大1岁,但比较成熟,跟她聊天比较顺畅。”义洁萍说,“不像龙平他们,我问他几点上学,他会说我不知道,问他提前多久从家里走,他也说不大清楚。而姐姐龙席的倾听能力相对差一点,常常会答非所问。”

图为:龙平 

    可能是因为俩孩子太小就失去父母的缘故,时间长了,义洁萍总能在通话中明显地感觉到他们十分缺乏父爱和母爱,“爷爷奶奶有很多东西是很难给得到的”。

 

    或许,就是在这一年多的一言一语中,俩幼小无助的孩子触动了义洁萍作为一个母亲心底最柔软的那根弦——我要去看看他们!

 

    千里会面:给奶奶吃下一颗定心丸

 

        2013年暑假,义洁萍带着上高一的儿子和先生一起,一家三口从深圳辗转到广州,再从广州飞到贵州铜仁市,在民政局的对接人和芭蕉村小龙校长的带领下,前往龙席龙平的家,一个叫滴水洞隧道口下面的一个苗族村寨里。

 

    义洁萍他们老远就看到老人家携着两个小孩,站在家门口张望。奶奶穿着一身朴素的苗族衣服,头上裹着一顶苗族特色的黑白方格头巾,把她的苍苍白发都藏了进去。奶奶看到义洁萍一家三口,手上大包小包的东西,山长水远来到这里,来到她们跟前,眼眶一下子噙满了泪水,义洁萍鼻子一酸,眼泪也跟着下来了。

图为:龙席、龙平和爷爷奶奶一家四口合影 

    而旁边的龙席龙平,俩孩子的模样跟照片上看到的相差无异,但身材就比想象中小了很多,个子比同龄的孩子瘦小得多。尽管他们跟义洁萍都有通过电话,不算陌生,但第一次面对面,他们显然还有点小紧张,羞答答的,却掩盖不住内心的兴奋。

 

    义洁萍深知他俩都爱看书,于是马上把带来的《居里夫人》、《鲁滨逊漂流记》等书拿给他们看,也拿出自动赛车、积木拼图等玩具给他们玩,还拿出了一些零食和新衣服。当然,义洁萍没有忘记爷爷奶奶,也给他们带了几套新衣服。

图为:龙席、龙平看书 

    进门后,奶奶带义洁萍他们参观了一圈屋子。厨房被灶火熏得黑不溜秋,房间里除去陈旧的木床外,还有许多杂乱的物品随意摆放着,光线似乎都难以透射进来,如果不是看到有床的话,还以为置身于杂物间中。空荡的大厅墙上贴了很多奖状,还有一些画,仿佛在证明着这里有鲜活的小生命在成长。

 

图为:墙上的奖状

    原来这房子是孩子父亲在世时建的。孩子父亲生前挺能干的,是他们当地第一个买摩托车的人,但也是因为骑摩托车而车祸去世。家里的顶梁柱一下子就没有了,才盖好的房子还没来得及粉刷,也来不及添置新家具……

 

    看到龙席龙平俩孩子生活在这样的环境里,身边只有跨入古稀之年的爷爷奶奶,想起他们平时常吃的菜也就是自产的豆豉、豆腐渣和青菜,极少荤菜,而这次奶奶却为他们杀鸡买肉,做了极为丰盛的一顿。义洁萍心里过意不去,不由得更加心疼这俩孩子。

 

    来见他们之前,义洁萍就把所有行程安排好了,想着带孩子们到贵阳的旅游景点玩一下,并托当地同事给孩子买好了来回机票,孩子的接送人员亦全部安排妥当,就是希望他们能够看看外面的世界,增长见识,同时增强他们之间的感情,也让他们感受更多爱与温暖。但没想到吃完午饭后,龙平一直以来的肚子疼又开始发作了,奶奶很不放心,不让他跟着去。义洁萍想先带他去医院看一下再说,但是奶奶也说不要。

 

    这时,义洁萍才醒悟过来。原来,奶奶不是不放心,而是不信任。“因为我们才第一次来,就非要把她的孙子孙女带出去玩,生怕我们把她的孙子带跑了。”其实,义洁萍早有察觉。在安排行程的时候,需要奶奶提供证件才能给孩子购买机票,当时奶奶就不肯,后来还是龙校长多次跟她沟通解释,她才拿出来。没想到,机票买好了,人也来到家里了,孩子却带不出去了。

 

    就为这事,龙校长在现场给奶奶解释了半天,证明义洁萍他们不是坏人,是个好人,还有花样盛年慈善基金会开具的身份证明,证明她是孩子们的资助人,以及民政局和他校长本人都可以作证。

 

    “那你带他们出去,不会有什么问题吧?”奶奶还是透露出不放心的神情和语气。

 

    “要不就带龙席去?”义洁萍想着机票都已经买好了,时间和机会都很难得,她理解奶奶的担心,既然带龙平不放心,那就带龙席一个人去好了。

 

    “那不行,弟弟不去,那我也不去。”尽管俩孩子年龄不大,义洁萍却从龙席的回答中深深感受到他们的姐弟情深——姐姐对弟弟的那种爱,俩孩子相依为命的那种感情,让义洁萍心里好生感动。

 

    奶奶不由得感伤,“龙平身体也不怎么好,如果我们两个老人走了怎么办?”

 

    “您放心啦,您们有什么情况,我们会把他俩抚养长大的。”义洁萍的先生说。

 

    “我上了班,赚了钱,我来供他俩。”儿子的这一句话,也让义洁萍深为感动——一种爱的传承在儿子的心里萌芽了!

 

    最后,尽管俩孩子都没有去成,但经过这一次的见面、这一天的相处,他们相互认识了,也相互建立起一定的信任了,奶奶也算是吃了一颗定心丸。“人和人见面之后相互产生的那种感情,和对你的那种触动,绝对会高过你千百次电话里的嘘寒问暖。只有见面了,才会聊到彼此的心坎。”义洁萍深有感触地说道。

图为:义洁萍(左)和龙席(右) 

    天渐渐黑了,他们要走了。离开的时候,义洁萍的先生给奶奶留下了2000元,让奶奶赶紧把孩子的病看好。

 

    “你们要自己照顾好自己,尤其是龙席,照顾好爷爷奶奶跟弟弟;龙平,你是男孩子,也要照顾好姐姐,知道么?”

 

    “啥时候再过来看我们?”

 

    “有时间就过来看……”龙席龙平把他们送到路口,一想到见一次面很不容易,义洁萍心里一酸,眼泪又出来了。这次一分别,下次再见就不知道是什么时候了。

 

    如今,一晃三年又过去了,都没法抽出时间去见上一面。龙席今年就小学毕业了,是一个很重要的节点,“我想争取明年安排好时间,和儿子再一起去看看他们。”

<

上一篇 / 下一篇  ,[关闭]    [打印]
发展历程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粤ICP备17130955号
主办:深圳市花样盛年慈善基金会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深圳市花样盛年慈善基金会版权所有,未经许可不得复制或转载
Copyright ◎ 2013 hyshengnian.org,Shenzhen Press Group.All Rights Reserved.